谷歌十年

谷歌十年

在满是荆棘的丛林之外,还有海洋。

十年前的今天,谷歌将 google.cn 服务器迁至香港。在那年的更早时候,发生了迄今为止最早的一次「非法献花」事件。你甚至可以说,人们在李文亮医生的头七和去世一个月,献花、吹哨,都是对那次事件的复习。十年前的事件就像一只蝴蝶,它扇动了翅膀,似乎之后的每一件事都和它有关。

本质上的 Google 在那之后就真的在中国人的互联网认知里死掉了。即使今天的自干五们集体出墙,他们有多少是在“正确”地使用 Google,获取他们从未试图了解过的信息——否则不会是今天的样子。

当然也可以说,Google 换了另一种方式永久被保存下来:Android。没有它,就没有今天的中国移动互联网。

今天活在中国的 Google,是它在这个野蛮的环境下自然选择的结果。它不得不,甚至欢迎和一些同样野蛮的本地玩家共存。的确,它的根没了。但是,它的基因还在。那是技术创新的基因——TensorFlow 是这一基因的表征。那是开放的基因——国产 Android 是这一基因的表征。

Don't be evil,Google 做到了吗?摘掉有色眼镜去看,它偶尔也会食言,但总体上做到了。更重要的是,它启发了一代创业者中的少数人、佼佼者,做出了一些精致、富有美感、无侵犯性的产品。这些人中只有少数获得商业上的成功,但他们和这句话令我们相信,在尸骨累累的互联网战场上,仍有美丽的鲜花。

说到底,Google 自始至终是一家商业公司。对于一家商业公司,为其赋予任何道德的意义,都是幼稚和徒劳无功的。但是在中国,它塑造了一代人对于互联网的认知。这些人明白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在满是荆棘的丛林之外,还有海洋。

感谢 Google。

Some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ShareAlike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